完本

三婚三嫁:王爷轻点撩

时间:2020-02-11 14:05:54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雅诺

主角:水妈,辛者库

在线阅读

经典小说《三婚三嫁:王爷轻点撩》由雅诺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水妈,辛者库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“你这丫头,皇上夸了你一句,你倒是越发的了不得了,还不快退下”,那个妃子眼里含着警告,话里却带笑,听不出什么异样。 康熙爷并未动

《三婚三嫁:王爷轻点撩》免费试读


“你这丫头,皇上夸了你一句,你倒是越发的了不得了,还不快退下”,那个妃子眼里含着警告,话里却带笑,听不出什么异样。

康熙爷并未动怒,倒是显得饶有兴致,“哦?这散尽了你要如何复来?”

我答:“张三、李四、王五三人各拥一百两的银子,张三有粮草、李四有衣褥、王五有农具。倘若张三花一百两银子买了李四的衣褥,李四花一百两银子买了王五的农具,王五花一百两银子买了张三的粮草,则三人依旧拥金一百两且各得所需”。

在场的人倒吸了一口气,这等说法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中国自古以来,崇尚节俭,囤积银两是中国的传统习惯。熟不知,货币流通速度越快,经济才会越发展。

“好一个散财”,康熙,“你倒是十分的胆大”,又说,“朕活了大半辈子,见惯了俯首顺从,第一次碰见如此率真之人!”于是下令,“来人,拖下去,打二十板子!”

鄂伦岱特地给我安插了身份,原意是要把我作为他的利器。此刻见自己押错了宝,脸色顿时不大好看。

我心里更是叫苦不迭,康熙只是打我二十板子,鄂伦岱却是会要了我的命。没有用的棋子,只要被抛弃。

我面如死灰的叩头:“谢皇上!”暗地里将那些个‘清穿’小说的祖宗都骂了个遍,坑爹啊。

又听康熙道:“这倒有意思,我要打你,你却还要谢我?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,朕还要再加你二十板子!”

我乍见事情有了转机,心思一转说:“皇上赐若诗‘擅财’之名,若诗自然是要谢过皇上!”

“哈!”康熙道,“行啊,你倒是会算计,这话到了你嘴里竟然成了赏赐你的名份”,

顿了顿,“好,朕就赏你这个名份,要是你担不起这个名份,朕还要治你的罪!”

我:“谢皇上!”

待退下,才觉内衫湿嗒嗒的,贴着肉难受的紧。介福目光炯炯,一反常态的看着我。我被盯着不自在,忙侧了头,却发觉十四贝勒正打量着我,目光里隐隐含着一丝怒意,让我有些不明所以。又瞥见十四贝勒身边的四爷也在打量我,嘴角却隐约带着笑。我连忙低下头去,这冰火两重天的,是要怎样?康熙爷倒是看起来很是高兴,礼乐再次奏响,大臣阿哥们也均是言笑晏晏。

至中秋后,或许是因为有了封号,身份不同往日的缘故,或许冲着‘擅财’的名头,妄想分一杯羹的缘由,总之日子一下子变得好过起来。最值得玩味的是鄂伦岱,我能被官差不由分说的抓走,即便他没有参与其中,也是经过了他的默许的。那么他冒着欺君之罪,替我捏造了一个身份就值得推敲起来。

想不明白的事,我一向喜欢先丢在一边,说不定哪天就豁然开朗了。

差了人去赎梨花出来,却被她打发了回来。

我想了想,道:“还是我亲自去请吧”。刚出了门,却撞到了个太监,太监身边还停着一乘软轿。他向我行了个礼,“赶早不如赶巧,若诗姑娘,德妃娘娘有请。”

德妃娘娘?莫不是替我说情的那位。上了软轿,千拐八拐,却是来到了南书房。

南书房不是皇帝召见大臣,拟旨的地方吗。细细一想,倒也合情合理。皇帝私下召见大臣家眷,终是于理不合,况且女子是不得参政的,假借德妃的名义实属方便之举。

行至南书房门口,恰见四爷正从里边出来,拐了几步便远远的站着。我想了想,走过去福了礼。四爷回了句,“起吧”,又淡淡的说,“你是个伶俐之人,只是行事做事间总是欠缺周全。你出的主意虽好,可有想过如果其他人都屯着钱不放,你又当如何?”

我怔了怔,默了半响,“那便借上些钱,把他们的货都买来囤积,高价出售。”

四爷‘嗯’了一声,道:“想法甚好,但没能旁征博引,总是缺了些”。

我一时之间答不上来,自以为完美的应答在他的推敲之下显得漏洞百出。

四爷看我半天没有说话,才说了句,“不妨想想‘信使’”。

我沉吟了一下,豁然开朗,正欲说些什么,却见四爷拔腿走了。

“谢四爷”,我福了退礼,向南书房走去,心里对四爷刚才说的话反复思量,总觉得别有深意,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行至门口,康熙爷最宠幸的太监魏珠向我提点了句,“在南书房里觐见都是要跪奏的”,方才放我进去。

刚行了拜礼,康熙爷便开始问话,一切如四爷所想。我依言所答。

康熙听罢,只是背着手缓步踱着。

我又道:“富人总是喜欢借钱,用借来的钱,去挣别人的钱。而穷人总是喜欢屯钱,然后把钱一点一点的花出去。例如‘信使’。穷人买不起马匹,只会把钱存在钱庄里,每寄一封信便向信使付一些银子。而富人则会向钱庄借来他们存得钱,买来良驹,为穷人们送信,再把银子一点一点的挣回来,用向他们挣来的钱来还借来的钱。”

康熙爷略微点了点头,“有理有据,甚好”。

我复说道,“愚蠢人在年轻的时候拼命的积钱,到死的时候叹道,‘终于有钱买房子了’;聪明的人在年轻的时候懂得借钱买房子,临死的时候叹道,‘终于把钱还清了’”。

这句话,道理中含着俏皮。康熙爷听完就笑了,对身边的太监说,“赏”。

我领完赏,谢完恩,方才退了出来。出来时,又把得的赏大多拨给了大太监魏珠,他也不推辞,笑着便收下了。我也就笑了,九爷尚且令其子弘晸呼其为伯父,何况是我呢。有时候,给你脸才会收你的礼。

自南书房退出往回走,约莫走了二三十步,忽见前面有个人影隐隐绰绰朝我走来,我瞧着像是十四爷,心想着还是莫要惹再生些什么事端的好,忙拐了左边的小径。

“蓝若诗”,身后传来呼唤声。

我只好回过身,“十四爷吉祥”。

十四爷做了个起身的动作,讽笑道:“怎么,做了亏心事?见了我跟见了鬼似的”。

我尴尬讨好的笑着,“哪能呢?一时想着,差了神”。

十四爷也不再说话,只是端倪了我一会儿,忽然说道:“你是从南书房出来的?”

“是”,我回道。

“你”,十四爷攥着我的手往林子密集处,走了两步,我不知他的用意,想挣开,无奈他的力气又大的出奇,我只好踩着高高的花盆底,细碎跑跟着。

幸好,他只是寻了个僻静处站着,目光如炬,“不管是为了你阿玛,还是为了八哥,这都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这本是男人之间的争斗,不是你一个女孩家能搀和进来的。这样的后果,你负担不起。”

我知道他想拐了,却不知从何解释。难道我跟他说我来既不是为了阿玛,也不是为了替八爷说话,而是纯粹得为了自身前途考量。只要得到康熙爷的赏识,我的名义地位也就算是定了,日子自然过得舒坦。

我默了半响,一声未吭,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十四爷说的自然也是实话,只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我说这番话,是真的为了我,还是为了什么。不管他是为了谁,这都不是我能选择的了,参与其中,也是迟早的事。我的人生里只有两条路,被人踩着或踩着别人。我选择后者,所以只能让自己变得强大。

十四爷见我不说话,怒气渐盛,“你就这么不爱惜自己,亏我还替你求了皇额娘。中秋的时候,你也见到了,这宫里本就是龙潭虎穴,稍有差迟,十颗脑袋也是不够砍的,”又轻哼了一声,“你倒好,不要命似的往上贴,怎么使眼色都不听。”

莫不是德妃娘娘帮衬着,这颗脑袋确实是早搬家了。我福了下身子道:“谢十四爷”。

十四爷一呆,“你这般,倒显得我别有用心了”。

“我是真心谢十四贝勒的,我那日可说是拂了德妃娘娘的好意,十四爷想必因为若诗受累了”,这番话,发自肺腑。

“皇额娘见皇阿玛听得高兴,倒是没说什么。”十四爷淡淡地道,“幸而也不是在朝堂之上,否则就你那一番天马行空的言论,大臣们真要争执起来,可有你好受的”。

我见他脸色稍异,心想他虽是嘴上不说,定是受了责难的,不由得口气放软,“是若诗大意了,谢十四爷提点”。

十四爷这才脸色稍荠。

顿了顿,我开口道:“十四爷……是否有个心仪的女子,可她已经死了”。

十四一头雾水,“你在胡说什么?”

我忙福了福,“是若诗糊涂了,昨个夜里做了个噩梦,不知不觉就说了糊话”。

乘着软轿回府时我一直在想,看样子十四爷仿佛真的不知情。那我梦境里的少女究竟是谁,为什么她的伤痛竟如此真实。

我又想起那次突如其来的牢狱之灾后,一切都变得不同寻常起来。不管屏风后面站着的是四皇爷、十四贝勒爷,还是八贝勒爷?能保命就已经是顶好的了,怎么想,都觉得不该是如今这种局面。

思索间,不知不觉天色已晚。晚上的北京城依旧是热闹非凡,到处充斥着小贩们的吆喝声,姑娘们的唱曲声。我想了想,差走了轿夫,自行去了铭翠坊。

铭翠坊的人都认得我,连忙唤了老鸨,将我自后门引进。我知她是怕污了我的名声。

“梨花呢?”我问道。

“她正在给客人弹曲呢”,老鸨见我皱了皱眉头,忙补充道,“是应了她的要求的,我们怎么拦也拦不住。可要将她唤过来?”。

我眉头稍舒,“不用了,我坐这儿等她吧”。

约莫过了一个时辰

完本

三婚三嫁:王爷轻点撩

时间:2020-02-11 14:05:54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雅诺

主角:水妈,辛者库

在线阅读

《三婚三嫁:王爷轻点撩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雅诺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水妈,辛者库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雅诺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三婚三嫁:王爷轻点撩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水妈,辛者库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《三婚三嫁:王爷轻点撩》章节免费阅读

相关文章

猜你喜欢

小说推荐

更多